《妖猫传》演绎绚丽盛唐风

 

□周刊记者万华翼

2017年12月26日,记者与15名微粉来到驻马店好莱坞国际影城观看了《妖猫传》。影迷们表示,这部电影有盛唐气象,有滋味,有真性情,有李白脱靴的典故,有辞彩铺排,有艺术魅力,向观众呈现了大唐盛世。

梦幻大唐令人心驰神往

影片《妖猫传》由陈凯歌执导,王蕙玲编剧,黄轩、染谷将太等主演。该片改编自梦枕獏的日本魔幻系列小说《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》,讲述了一只口吐人语的妖猫搅动长安城,诗人白乐天与日本僧人空海联手探查,令一段被人刻意掩埋的真相浮出水面的故事。

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盛唐。《妖猫传》正是中日合作之下,结合本土追寻和异域之眼共同描绘出的一个盛唐幻象,它的华彩之处便是那场极乐之宴。

诗仙李白想必也喜欢这场极乐之宴的视觉想象,在云台缥缈间,仿佛能看到他诗里描绘的“霓为衣兮风为马,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”。华丽筵席之景,像极了李贺的“琉璃钟,琥珀浓,小槽酒滴真珠红。烹龙炮凤玉脂泣,罗帏绣幕围香风”。梦幻的宫殿,令人想起聊斋里“玳瑁为梁,鲂鳞作瓦,四壁晶明,鉴影炫目”的异域龙宫。古人对于仙境与王权交织世界的千百年的想象,多少诗赋乃至小说道不尽的绮丽,在这里融化为一场可视的盛宴。

影片触及人的灵魂

这场盛宴的视觉呈现,让每一个喜欢诗的中国人感动。它是触手可及的,又是流传有序的。你仿佛能从每一个场景元素里,恍然揪出一句古人的诗来。陈凯歌在李白、白居易之后,用他擅长的艺术形式,为盛唐写了一首诗。这首诗里有盛唐气象,有滋味,有真性情,有李白脱靴的典故,有辞彩铺排,有玄宗、贵妃、安禄山的必要意象,有艺术魅力。它不是孤芳自赏,而是能触及人的灵魂,这是任何一名当下诗人的笔力都无法达到的。

华语影坛最会花钱的陈凯歌,让观众切切实实看到了什么叫真正的大片。几段戏皆令人印象深刻:李白写出了“云想衣裳花想容”的绝句,却并非为贵妃所作;贵妃之死,与《长恨歌》下半部分里白居易所描述的深情,也成了无法自圆其说的矛盾。在陈凯歌的镜头里,几分钟前,杨玉环还是帝国的象征,可马嵬驿兵谏后,贵妃就成了为保住权力而随意丢弃的棋子。多情天子和薄命红颜,超越了幻术与真相的表层,回归到内心对于美好的终极追求。

影片以探案+历史+爱情的手法叙述

长期以来,针对陈凯歌导演作品的争议,核心都在故事上,这次也不例外,不会讲故事成了《妖猫传》最被诟病的一点。但问题在于,“接地气”这个词从来不存在于陈凯歌的词典里。从《黄土地》到《妖猫传》,陈凯歌一路走来,所有的兴趣都留在了如何揭示宏大辉煌背后的残酷与黑暗上。为了这个宏大的母题不被故事的琐碎带偏,陈凯歌一直拒绝按照好莱坞的叙事方式拍商业片。

这次的《妖猫传》,陈凯歌运用了一种探案+历史+爱情的叙述手法,故事每更迭到一个层次,叙述的主角就为之一变,从第一部分的张雨绮到最后的白鹤少年,视角一再变换,杨贵妃的美越是登峰造极,越是为悲剧埋下种子。这部电影本就是一场幻术,看完如梦方醒。马嵬之变,贵妃被处死,深情的并不是李隆基,而是妖猫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《妖猫传》演绎绚丽盛唐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