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苍老师”的谢幕新AV商业时代的到来

AV女优,一个曾经不能说的隐秘存在。

但从7年前,苍井空开通微博,现身国内科技公司年会开始,小泽玛利亚、波多野结衣、泷泽萝拉、冲田杏梨这些昔日我们只能硬盘里一睹芳容的“女神”们,纷纷效仿来华淘金,跟粉丝们进行亲密活动,在主流媒体上也时常看到他们代言或出席活动的身影。


不过这个群体红得快去的也快,就连苍井空这种代表性人物,在努力去“AV”化之后,“淘金之路”也无比艰难。

近日早已不再拍片的她,在社交网站上亲口承认隐退的消息,算是近一两年来最大的一次关注了。

“这几个艺人最火的时候是从2012年-2015年,”负责多个AV女优在华业务的某经纪人向娱乐资本论感叹。而近几年,他能明显感觉到“蜜月期”的消退,多数女优只能拿到4、5线艺人的演出费,甚至只能代理一些成人用品,与“苍老师”曾经引起的轰动不可同日而语。

如果愿意留心,从苍老师登陆中国的七年间,日本AV女优还在层出不穷,但能从宅男群体跨界到大众消费层面的“德艺双馨者”,大家心目中似乎依旧只有一个“苍老师”,新的现象级明星,几乎未再出现。是国人找到了新的消费目标,还是女优在国内的走红原本就是一种偶然?

永远的“苍老师”

很久没有在媒体上听到苍井空的消息了,直到近日,她在个人Twitter发了这样一条状态:


这段话翻译成中文就是,“像隐退作品(成人作品)那样的东西我不会拍啦,即使我之前说过我会拍,我也不会拍了。”

据说苍井空自2011年之后就没有再拍摄成人作品,已经算是名义上的隐退,而此次拒绝了女优生涯中最能挣钱的“隐退作”,算是正式宣布。网络上再次响起那句百用不烂的口号:“我们都欠苍老师一张电影票!”

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日本AV女优那么多,苍井空怎么就成了国内最出名的那一个?

这可能都得归功于苍井空的三宝:慈善、毛笔字、微博耍宝。

苍井空最早在国内刷下一轮好感,靠的就是慈善。2010年玉树地震,当时,苍井空把通过出售写真募到的10万多日元捐到了日本红十字会,然后再转到中国红十字会。由此获得一个“德艺双馨”的名号。

不知道是先有慈善还是先有商演,在捐款后不久,苍井空就开启了个人跟中国公司维持至今的蜜月关系,2010年6月,“德艺双馨”的苍井空亲临上海,出席网游公司久游网的“勇士”发布会。当时跟她同台的,是另外两位网络红人芙蓉姐姐和罗玉凤。

苍井空的另一话题点是写得一手有特点的毛笔字,不管到哪里参加商演,她都喜欢写几个毛笔字。2013年4月,苍井空现身宁波,写了几个有宣传性质的字。后来,这幅“书法”被拍卖,某神秘男子60万价格买走了。


盘点这位符号性人物在国内活动的轨迹会发现,2010-2013年是她在国内迅速走红,最活跃的几年。2012年就有港媒报道,苍井空在内地商演的出场费至少100万元,代言费更是高达800万元,彼时TVB视后胡杏儿的片酬也就不过540万。


罗辑思维有一个观点,国民总时间是有限的。假设中国有10亿网民,每天花5个小时。中国互联网可以开采的国民总时间大约为18250亿小时。时间是绝对刚性约束的资源,而色情消费同样也是刚需。那么问题来了,为什么叫得出名字的新生代AV女优不再出现,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看AV吗,他们的时间都去哪了?

打开上百个直播软件中的任何一个就有答案了,这些不但好看,而且还能即时互动的直播网红,远比套路陈旧的AV视频更能满足宅男和屌丝们的幻想。斗鱼三骚、韩国主播,甚至在夜间直播"造人"等消息经常不胫而走。

提供相关消费的远不止直播,还有充斥色情暗示的各种交友APP,比如主打同城约爱的微信同城号、力推陌生人社交的探探,鹿晗参与的基金还投资了被认为带有涉黄元素的“假装情侣”,甚至一些提供点对点直播互动的APP,“现在不带约炮功能,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社交软件”、“不少主播会直播不雅行为或发不雅图,并导流到更隐秘的微信群组”。

同时,这几天被媒体扒出来的微信暴力色情流,据说借用摇一摇、附近人功能, “她们”通过群抢红包、男女交友平台、售卖淫秽色情等方式,一个晚上仅用四个号就能赚到3.8万,凸显出的是背后庞大的消费群体。

虽然有学者提出,几乎所有的网络技术都走过了“先从色情产业盈利、再向主流行业扩展”的历程,但在目前来看,无论是直播还是陌生人社交软件,大多还游走在色情的边缘,远没有主流化。

时代变了,直播网红、交友软件、微信上的色情消费,国内的消费方式早已层出不穷,相对于整个中国互联网繁荣的灰色产业链,谁还记得只出过几部作品的“苍老师”,属于传统消费的日本AV?

归根结底,国内色情消费方式的迭代新出,才是新生代AV女优不再鹊起,苍井空们没落的根本原因。

 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“苍老师”的谢幕新AV商业时代的到来